携手健康网携手健康网

从科学角度看:优萃美pylomed免幽咀嚼片和普通益生菌有什么区别?

最近,一款名为优萃美pylomed益生菌免幽咀嚼片的产品,迅速霸屏,各路明星、大V主播、甚至达人们都在疯狂推荐。

优萃美Pylomed的作用是什么?效果如何?和普通益生菌有什么区别?下面将一一揭秘。

先说优萃美pylomed益生菌免幽咀嚼片的作用,主打清除胃里的幽门螺杆菌。很多文献中都有关于幽门螺杆菌的记录:几乎100%的慢性胃炎、95%以上的十二指肠溃疡、67-80%的胃溃疡都是幽门螺杆菌引起的。

也被世界卫生组织定义为胃癌的第I类致癌源,其传染性胜似乙肝,对于人体可以说有百害而无一利。

那么,优萃美pylomed益生菌免幽咀嚼片当中使用的益生菌和普通益生菌有什么区别?

答案是:作用不同。普通的益生菌菌株起到平衡菌群,改善便秘或者腹泻的作用。而优萃美pylomed益生菌免幽咀嚼片当中使用的是DSM17648罗伊氏乳杆菌这个特殊菌株,可以清除幽门螺杆菌。换言之,如果某产品宣称对抗幽门螺旋杆菌有效却不含该专利菌株,那其效果,无据可考,消费者需要擦亮眼睛了。

至于DSM17648罗伊氏乳杆菌清除幽门螺杆菌效果如何?看完三组实验数据后,再来汇总结论。下面是实验的相关内容:

这是记录在美国国立生物技术信息中心(简称NCBI)的数据,2015年《罗伊氏乳杆菌DSM17648对人类幽门螺杆菌起到显著的降低作用》研究报告。

PMCID:PMC4415890。

PMID:25481036。

实验背景:幽门螺杆菌是引起胃炎,溃疡和胃癌的公认病原体和致癌物。世界人口的50%以上的感染此细菌[ 1,2 ]。感染的临床表现的严重程度与细菌数量有关[ 3 - 5 ]。

目前,唯一的治疗选择是三联疗法或者四联疗法[ 6 ]。使用此根除疗法时,有严重的副作用,甚至会产生抗生素耐药性[ 7 ]。

实验目的:DSM17648罗伊氏乳杆菌(灭活)被证明除抗生素外,能有效对抗幽门螺旋杆菌的治疗,通过相互作用减少胃中的幽门螺杆菌数量,是对抗胃病原体有效且创新治疗方法。

■ 实验一:由(a)、(b)2组实验组成:

(a)实验:实验使用器具:荧光显微镜(OLYMPUS BX60显微镜,100-W汞灯U-RFL-T),放大倍数×1000。

A.用碘化乙啶着色的幽门螺杆菌,标红色。

B. 用羧基二乙酸荧光素着色的Pylomed益生菌,标绿色。

C. 聚合体在荧光显微镜下显示出两种菌株的凝集。

(b)实验:共聚集显微镜1、人工胃液(pH为4)、罗伊氏DSM17648与幽门螺旋杆菌培养液。

A. 幽门螺杆菌的透明液体。

C. DSM17648罗伊氏乳杆菌透明液体。

B.幽门螺杆菌和DSM17648罗伊氏乳杆菌在人工胃液里形成的肉眼可见的聚合物。

结果显示:DSM17648罗伊氏乳杆菌的单个细胞与几个幽门螺杆菌细胞结合,导致聚合体的交联,起到聚合作用。

上图是扫描电子显微镜所拍到的图片,左侧是×1800放大后影像;右侧是×11,000放大后影像。可以观察到罗伊氏乳杆菌DSM17648(蓝色)、幽门螺旋杆菌(红),形成的聚合体。

实验二、在模拟胃部环境下观察罗伊氏乳杆菌DSM17648在胃酸情况下能否和幽门螺杆菌产生作用。

胃酸PH值2-PH值8之间,加入胃蛋白酶和幽门螺杆菌、加入DSM17648罗伊氏乳杆菌培养液,同样可以观察到产生的聚合体。

结果显示:DSM17648罗伊氏乳杆菌只针对I型、II型幽门螺杆菌有效,对唾液链球菌、糖溶梭菌、脆弱拟杆菌、大肠杆菌这些共生菌不会产生影响。

实验三、DSM17648罗伊氏乳杆菌菌株对已感染幽门螺杆菌但无明显症状的患者进行实验评估。

实验对象:有128位受试者,其中有47对双胞胎、34位单身人士;其中27位受试者的呼气测试结果为阳性。总体幽门螺杆菌患病率为21%;在整个研究过程中,不改变受试者生活方式、运动习惯、饮食习惯。

将受试者分为2组,安慰剂组和DSM17648罗伊氏乳杆菌治疗组,实验时长为2周。

结果显示:左图为治疗组,右图为安慰剂组。2周后,DSM17648罗伊氏乳杆菌治疗组,受试者体内幽门螺杆菌的数据显著降低。

通过以上实验,得到的结论是:DSM17648罗伊氏乳杆菌可以和幽门螺杆菌发生聚合作用,并只针对幽门螺杆菌起作用,不会对其他的菌群产生任何影响,且临床实验证明对幽门螺杆菌的清除是有效的。

不同于其他同类产品的是,优萃美pylomed益生菌免幽咀嚼片是为不同人群设计的,分为成人版和儿童版,区别在于:

1、味道不同。成人版是柠檬薄荷味,儿童版是樱桃味。

2、每片益生菌的含量不同:成人版每片含200亿单位益生菌,儿童版每片含100亿单位益生菌。都添加了木糖醇,对成人来说起到很好的预防龋齿、清新口气的作用;对儿童而言,木糖醇的加入可以预防蛀牙。

3、针对人群不同。成人版主要针对成人,儿童版针对的是3-14岁的儿童研发的。

除此之外,不含乳糖、果糖、麦麸质,这就大大降低了过敏原,减少过敏的概率。对糖友来说也是十分友好,可以放心服用。

重点是,优萃美Pylomed益生菌抗幽养胃咀嚼片能照顾到家里的每位成员,是预防及减少幽门螺杆菌的有效方式。

参考资料:

1. Suerbaum S,Michetti P.幽门螺杆菌感染。N Engl J Med。2002年;347:1175-1186。doi:10.1056 / NEJMra020542。

2. Lopes D,Nunes C,Martins MCL,Sarmento B,Reis S.根除幽门螺杆菌:过去,现在和未来。J控制版本。2014; 189:169-186。doi:10.1016 / j.jconrel.2014.06.020。

3. Kusters JG,van Vliet AHM,Kuipers EJ。幽门螺杆菌感染的发病机制。临床微生物学杂志, 2006年;19:449–490。doi:10.1128 / CMR.00054-05。

4. Varbanova M,MalfertheinerP。幽门螺杆菌感染的细菌载量和胃黏膜炎症程度。Dig Dis。2011; 29:592-599。doi:10.1159 / 000333260。

5. Tokunaga Y,Hata K,Ryo J,Kitaoka A,Tokuka A,Ohsumi K.消化性溃疡穿孔患者幽门螺杆菌感染的密度。J Am Coll Surg。1998年;186:659-663。doi:10.1016 / S1072-7515(98)00128-8。

6. Malfertheiner P,Megraud F,O'Morain CA,Atherton J,Axon AT,Bazzoli F,Gensini GF,Gisbert JP,Graham DY,Rokkas T,El-Omar EM,Kuipers EJ和Kuipers EJ。幽门螺杆菌感染的管理-马斯特里赫特IV /佛罗伦萨共识报告。肠道。2012; 61:646-664。doi:10.1136 / gutjnl-2012-302084。

7. Wu TS,Hu HM,Ku FC,Ku CH。根除幽门螺杆菌感染。高雄医学院学报。2014; 30:167-172。doi:10.1016 / j.kjms.2013.11.003。

8. Reid G,McGroarty JA,Domingue PAG,Chow AW,Bruce AW,Eisen A和Costerton JW。泌尿生殖道细菌在体外和体内的聚集。微生物学。1990年;20:47-52。doi:10.1007 / BF02094024。

9. Younes JA,van der Mei HC,van den Heuvel E,Busscher HJ,Reid G.阴道葡萄球菌和乳杆菌之间的粘附力和聚集。PLoS一。2012; 7:e36917。doi:10.1371 / journal.pone.0036917。

10. Lang C,BöttnerM,Holz C,Veen M,Ryser M,Reindl A,Pompejus M,Tanzer JM。特定的乳酸菌/木聚糖链球菌共聚集。J登特水库。2010; 89:175-179。doi:10.1177 / 0022034509356246。

11. Francavilla R,Lionetti E,Castellaneta SP,Magista AM,Maurogiovanni G,Bucci N,De Canio A,Indrio F,Cavallo L,Ierardi E,Miniello VL。罗伊氏乳杆菌ATCC 55730对幽门螺杆菌感染的抑制作用及对根除疗法的影响:一项前瞻性研究。幽门螺杆菌。2008年;13:127–134。doi:10.1111 / j.1523-5378.2008.00593.x。

12. Dore MP,Cuccu M,Pes GM,Manca A,Graham DY。罗伊氏乳杆菌用于治疗幽门螺杆菌感染。实习生新兴医学。2014; 9:649–654。doi:10.1007 / s11739-013-1013-z。

13. Emara MH,Mohamed SY,Abdel-Aziz HR。罗伊氏乳杆菌用于消化不良患者幽门螺杆菌感染的管理:一项双盲安慰剂对照的随机临床试验。Therap Adv Gastroenterol。2014; 7:4-13。doi:10.1177 / 1756283X13503514。

14. De Man JC,Rogosa M和Sharpe ME。乳酸菌的培养基。J Appl细菌。1960年;23:130–135。doi:10.1111 / j.1365-2672.1960.tb00188.x。

15. Whitmire JM,Merrell DS。成功培养技术幽门螺杆菌物种:一般培养技术幽门螺杆菌。方法分子生物学。2012; 921:17–27。doi:10.1007 / 978-1-62703-005-2_4。

16. Frank JA,Reich CI,Sharma S,Weisbaum JS,Wilson BA,Olsen GJ。对两种常用于扩增细菌16 S rRNA基因的引物进行严格评估。应用环境微生物。2008年;74:2461-2470。doi:10.1128 / AEM.02272-07。

17. Charteris WP,Kelly PM,Morelli L,Collins JK。体外方法的开发和应用,以确定潜在益生菌乳杆菌和双歧杆菌在人类上消化道中的转运耐受性。J应用微生物学。1998年;84:759-768。doi:10.1046 / j.1365-2672.1998.00407.x。

18. da Silva TL,Reis A,肯特CA,Roseiro JC,休伊特CJ。使用多参数流式细胞仪研究地衣芽孢杆菌CCMI 1034有氧连续培养发酵过程中限制底物,搅拌强度和稀释率对细胞聚集的影响。生物技术Bioeng。2005; 92:568-578。doi:10.1002 / bit.20622。

19. Geng J,Beloin C,Ghigo JM,Henry N.细菌在表面接触时屏住呼吸,如在大肠杆菌菌株中所示,使用分散的表面和流式细胞仪分析。PLoS一。2014; 9:e102049。doi:10.1371 / journal.pone.0102049。

20.对于BCS,Etzel MR。喷雾干燥,冷冻干燥或冷冻三种不同的乳酸菌。食品科学杂志。1997; 62:576-578。doi:10.1111 / j.1365-2621.1997.tb04434.x。

21. Desmond C,Stanton C,Fitzgerald GF,Collins K,Ross RP。益生菌乳酸菌的环境适应性,以改善喷雾干燥过程中的性能。Int Dairy J.2001;11:801–808。doi:10.1016 / S0958-6946(01)00121-2。

22. Malaty HM,Engstrand L,Pedersen NL,Graham DY。幽门螺杆菌感染:遗传和环境影响。对双胞胎的研究。安实习生。1994年;120:982–986。doi:10.7326 / 0003-4819-120-12-199406150-00002。

23. Stettin D,Waldmann A,Wolters M,Trunz B,Schauder P,Hahn A.幽门螺杆菌感染-横断面调查结果。Dtsch Med Wochenschr。2007; 132:2677–2682。doi:10.1055 / s-2007-993118。

24. Fischbach W,Malfertheiner P,Hoffmann JC,Bolten W,Bornschein J,GötzeO,HöhneW,Kist M,Koletzko S,Labenz J,P层,Miehlke S,Morgner A,Peitz U,Preiss JC,Prinz C, Rosien U,Schmidt WE,Schwarzer A,Suerbaum S,Timmer A,Treiber G,Vieth M. S3-Leitlinie“ Helicobacter pylori und gastroduodenale Ululskskrankheit” Z胃肠。2009; 47:68–102。doi:10.1055 / s-0028-1109062。

25. Breuer T,Sudhop T,Hoch J,Sauerbruch T,MalfertheinerP 。德国西部幽门螺杆菌感染的患病率和危险因素。欧元J胃肠肝素。1996; 8:47-52。doi:10.1097 / 00042737-199601000-00009。

26.《世界医学协会赫尔辛基宣言》,涉及人体的医学研究的道德原则。贾玛 2013; 310:2191–2194。doi:10.1001 / jama.2013.281053。

27. Calvet X,Lehours P,Lario S,MégraudF。幽门螺杆菌感染的诊断。幽门螺杆菌。2010; 15(补编1):7-13。doi:10.1111 / j.1523-5378.2010.00784.x。

28. Labenz J,Stolte M,Aygen M,Hennemann O,Bertrams J,Borsch G.幽门螺杆菌定性和半定量侵袭性和尼古丁侵袭性诊断。Z胃肠酸。1993年;31:437-443。

29. Peng NJ,赖桂华,罗国华,徐PI。幽门螺杆菌感染的非侵入性诊断测试的比较。Med Princ实践。2009; 18:57-61。doi:10.1159 / 000163048。

30. Debongnie JC,Pauwels S,Raat A,de Meeus Y,Haot J,MainguerP。使用简单快速的碳14尿素呼气试验定量胃炎和溃疡病中幽门螺杆菌感染的情况。核医学杂志 1991年;32:1192-1198。

31. Cole SP,Cirillo D,Kagnoff MF,Guiney DG,Eckmann L.球菌和幽门螺旋杆菌在粘附胃上皮细胞和诱导白细胞介素8分泌方面的能力不同。感染免疫。1997年;65:843-846。

32. Chen X,Tian F,Liu X,Zhao J,Zhang HP,Zhang H,Chen W.从传统发酵食品中体外筛选对幽门螺杆菌具有拮抗作用的乳酸菌。乳业科学杂志。2010; 93:5627-5634。doi:10.3168 / jds.2010-3449。

33. Mehling H,Busjahn A.不能存活的罗伊氏乳杆菌DSMZ17648(Pylopass™)作为控制幽门螺杆菌的新方法。营养物质。2013; 5:3062-3073。doi:10.3390 / nu5083062。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